一家4口蜗居楼顶走廊6年(图)

2013年01月21日 14:40      0    收藏

  走上沙河口区万岁公寓1号楼23层,推开通往天台的铁门,就到了王力东的家。

  6年前公寓物业给王力东免费提供了这个地方,走廊里没有水、煤气和暖气,一张棉被隔出卧室,两人用捡来的双人床和地板块拼凑出家的模样。儿子王梦豪兴奋地在门口用粉笔歪歪扭扭地写下“王梦豪家”。

  家的由来 物业免费提供楼顶走廊

  王力东和妻子胡大梅是河南商水人,2003年刚到大连时,一直梦想着在大连有自己的家。王力东最初的家是在凤鸣街的旧房子里,一个月300元钱的租金只有一间小屋。夫妻俩最初一起收废品。2006年时,胡大梅到万岁公寓物业做保洁,王力东则四处找活儿干。

  随着凤鸣街改造,夫妻俩开始寻找第二个家。“当时已经考虑让孩子们过来。 ”胡大梅的女儿和儿子都到了上学的年纪,可仅凭夫妻俩每月两三千元的收入,难以承担更多的房租,“在万岁街周围租房,一个月起码要上千元钱。 ”胡大梅说,物业经理得知情况后,让他们免费在楼顶走廊里安家。

  刚到大连时,儿子王梦豪兴奋地跑来跑去,站在小桌上,用粉笔写了“王梦豪家”四个大字,在他看来,和父母在一起就是家。

  家的摆设 一对儿女赢来半墙奖状

  电视旁的饭桌上有一个鱼缸,鱼缸上面的墙壁上,贴着半墙奖状,这是家里最醒目的地方,“沙河口区四好少年”、“英语竞赛一等奖”、“军训坚强小战士”等奖状都是姐姐王妮和弟弟王梦豪6年来获得的成绩。王妮今年14岁,王梦豪13岁,都就读于第31中学。“闺女今年在班级考了第6名,儿子也在班里排在上游。 ”

  儿女们是胡大梅最大的骄傲,她从没上过学,也不识字,两个孩子承载着胡大梅的全部希望。“刚来时他们还跟不上这边的学习。 ”胡大梅说,姐姐学习特别刻苦,当上了副班长。“这两个孩子特别懂事,有段时间,他俩常带着塑料袋上学,把同学吃不完的午饭装进袋子带回家。 ”姐弟俩的小学班主任每次家访时都会陪着胡大梅抹眼泪。最近胡大梅刚花20元钱给儿子买了件外衣,她本想把儿子穿小的衣服送人,可王梦豪却不同意,因为那是小学老师送给他的。

  不久前校长得知姐弟俩的情况组织全校师生募捐,但好强的王妮拒绝了帮助。前日,一位同学家长看到媒体报道还请王妮吃了次饭,“王妮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中学习还特别好,我想让她多跟我的孩子交流一下。 ”这位家长说,为给孩子们提供良好的教育,王力东夫妻俩吃了不少苦,令人十分感动。

  家的难题 夜里全家几乎不喝水

  “我们也没想到能住这么长。 ”王力东一家已在楼梯上住了6年,和邻居们相处得像一家人,楼下邻居给他们扯了截电线,有的则送来衣物,物业也给他们提供各种便利,玉华社区、玉华小学和31中都给他们提供了不少帮助。

  在万岁公寓23层顶楼,通往天台有两层楼梯,每层楼梯平台都放着一张大床,一层平台是王力东的“卧室”,即使穿着棉衣也会觉得冷飕飕的。走上楼梯,娘仨挤在楼上的“单间”里。

  掀开一张棉门帘,屋里多少有些暖意,一张大双人床占据了大半空间。胡大梅用捡来的地板块铺在屋里显得更像一个“房间”。屋里的摆设几乎都是捡来和送来的,好心人送给小姐弟一台电脑和一台小电视,姐弟俩平时就在电脑桌和饭桌上写作业。旁边的柜子掉了一扇柜门,衣物零散地放在柜里。“住在这里我们其实也挺担心,怕影响到楼内住户。 ”王力东说,家里没有上下水,他们都从一楼物业挑水上楼,每天胡大梅3点就起床,把洗刷用过的污水运到楼下,生怕影响其他住户。为了晚上尽量不去厕所,一家人夜里几乎很少喝水。

  以前楼梯里没遮没挡,遇到大风天屋里屋外一个样,垫上电褥子也只有两三摄氏度。孩子写作业时小手冻得通红,裂了口子。王力东捡来几块木板钉成房门,又挡上棉门帘,墙上铺了张破地毯,屋里才稍暖和些。

  家里虽然很简陋,但乐观的一家4口生活得很开心。王力东和儿子下棋时,父子俩十分高兴。

  家的憧憬 给儿女个有床有书桌的家

  昨日上午姐弟俩去学习班上英语课,学习班是邻居开的,免费让他们学习。王力东夫妻俩则在家里商量了一上午,王力东不住叹气。

  现在孩子们长大了,为让姐弟俩好好休息,王力东搬到楼下,楼道里寒风阵阵,每晚盖三层被仍不暖和。随着学业越来越重,王力东曾考虑把孩子送回老家,可家里老人已过世,没有人照顾两个孩子。“我不想回去。 ”当记者询问王梦豪时,小家伙低头抿嘴有些不情愿地说,家里曾商量让他们回家,“住在这里挺好的,而且大连多干净啊,我们村里一下雨路上的黄泥都能粘掉鞋子。 ”

  提到回家,文静的王妮坐在床边也不说话,一页页翻着英语课本,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很多笔记。妈妈更懂女儿的心思。“她最不愿走,宁可和弟弟挤在一张床上,也要留在大连读书。 ”胡大梅说,女儿特别要强,为减轻父母的负担,从来不买什么东西,甚至王力东多买东西女儿都埋怨,“她说我们得攒钱让她上大学。 ”胡大梅说他们明白女儿其实心疼父母不容易。

  王力东有些自责,他不知道姐弟俩还要在楼梯住多久,“我真希望给他们个真正的房子,有自己的小床和书桌,哪怕付些房租也行。 ”王力东经常寻找房源,可高昂的租金常让他望而却步。首席记者王博文

  走廊里的家

  门帘后

  掀开棉门帘后,就是娘仨的“单间”。单间内的双人床占据了大半空间。胡大梅用捡来的地板块铺在 “房间”内。

  屋里的摆设几乎都是捡来和送来的,有好心人送给小姐弟一台电脑和一台小电视。饭桌旁边的柜子掉了一扇柜门,衣物零散地放在柜里。

  楼上

  二楼楼梯的扶手架了两根晾衣架,有一台冰箱,两个孩子的书架。在冰箱对面,胡大梅垫起一张木板,放着锅碗瓢盆和炉灶,地上铺了块地板革。

  楼下

  通往天台的楼梯有两层,每层楼梯平台是一个“房间”。一层平台是王力东的“卧室”,冬季的夜里,在这睡觉需要盖三层被子。摄影记者孙振芳

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
分享到: 更多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
Copyright(C) 澳门金沙网址www.1654.com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